薄荷旅游网

齐一·兴文·孟卿我在新疆自驾游的路上创作(下)

作者:Not Today

Travel:新疆自驾游

时间:4月23日-4月30日(共8天)

人员:L(首席财务官)

C(老司机)

I(写作受害者)

费用:人均4500元(含往返机票)路线:乌鲁木齐(在乌鲁木齐过夜)-库子沟大桥(在霍城过夜) 艾比湖的赛里木湖-伊犁河的库尔餐厅(在伊宁过夜)-伊宁喀山的霍尔果斯民俗村-中国-哈萨克斯坦边境(在霍城过夜)-库子沟风景区(在独山子过夜)-吐鲁番(在吐鲁番过夜)-库木塔格沙漠的高昌古镇(在乌鲁木齐过夜)-惠杭

山上照片

'照片来自群山


纵横交错的电线,大鸽子并排聚集 下面有几家小商店。谷物被堆放在敞开的木门前,装在编织袋里,分散在铁壁龛箱里。门口坐着一位有银寺庙的祖父。他的迷彩服(主要用在这里经营的商店里)让他看起来像一个退役军官。我和我漫不经心地指着一袋谷物,问他怎么卖。他说三件。

“三元一公斤?”

“一公斤!”我们又忘记了这里是用千克来衡量的。

照片来自山上

我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一美元的钞票,有点怀疑地递给老人。我想了想,这真是她旅行中最便宜的支出。银斌爷爷拿了一把像水壶一样的勺子放进包里。那是半勺。他很明白我们的想法,也不收拾东西,直接起身越过门放在一旁的小水沟板,“唰”地洒在空地上。电线和屋檐上的鸽子抑制不住地拍打着翅膀。我们也忍不住要跳过边缘,鸽子瞬间又散开了,让我和我在同一个地方互相看着。

照片来自山


c,他正在远处捕捉鸽子,让我们走开,但是我们半天没有看到鸽子再下来。这时,银斌爷爷拿起地上的竹簸箕,起身又拿起一把,踱到木桥上,站在那里,撒了很多钱。鸽子应该齐头并进地绕着他飞。它们翅膀振动的频率和谷物沙沙声以及落下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摇摇晃晃,在早晨赞美它们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我只是觉得非常像莫奈的印象画。


仅供参考:如果只是为了好玩,而且没有严重的边境问题,真的不建议去霍尔果斯。我甚至不想写它。第五天国子沟和独山子——事实上,我已经在开车的第二天经过了国子沟。我第一次看到这座桥耸立在两个几乎相隔的山麓之间1000米,就像一个战士从地上站起来,以200米高的脊梁行走。风咆哮着,仿佛命运在对勇敢者低语:你无法抵挡风暴;但是战士说:我是风暴。只是这一次,为了看到山顶国子沟大桥的全貌,我们与这个勇敢的人见了五次面。

这幅画来自山下的果沟

朗月,雾霭中的果沟,雾霭中的果沟,夹杂着雪和冰雹的果沟,这些都足够了。说到后来,我和我都病了。c轻蔑地看了我们一眼:你们都不知道它的历史。我和我瞪大了眼睛,这座现代桥梁的历史是什么?他说,“我的偶像是努尔哈赤。”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然后我的偶像就是那个炮轰努尔哈赤的人。回来看看,哦,袁崇焕。我们的司机朋友仍然有合理的鄙视。当他来的时候,雪山总是和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,c还说他相信上面有上帝,但是当白色的山顶就在附近的时候,我就不相信了。雪就是雪,让山一片空白。云杉是云杉,顽强地伸出雪地;云太低了,以至于他们把冷杉树推了回去,使它看起来像是天空中的一座山。站在对面的山顶上对我来说是多余的,在我脚下修建的观看雪山的栈道是多余的,与人有关的一切都是多余的,包括神。

照片来自小山


这里的备用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在骑马。这匹马不高,没有鬃毛。他带着我们三个骑马,在山坡上跑了一圈,收了100元。他的羊毛帽子应该质量很好。我的帽子飞过马的背,但他的帽子仍然牢牢地固定在他的头上。我想他身上的黑色细皮也应该是高质量的。他说在五一节,有很多人,他们一天可以赚300元。我确信他的皮大衣是真皮的。

照片来自山上

原来他也是哈萨克人。突然,他想起那天在公路上骑马的老人,一个仍然靠水和草生活,另一个转身向山上走去。我不知道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,谁更幸福、更和平。

照片来自山上

我晚上住在独山子,独山子是独立于天山的山脉,属于克拉玛依市。我以为这是一个安静的空城,但就在收费站后,却是一个明亮的城市。灯光勾勒出无数高耸的抽油机,像驯服的怪物。城市的灯光总是不遗余力地让星星像阴影一样闪耀。如果独孤求败而不是孤独感,独山子在求败时是聪明大度的,有些自吹自擂感谢和一些挑衅。

照片来自小山


仅供参考

。郭子沟风景区在伊犁一侧。如果你去乌鲁木齐方向的景点,下锅子沟大桥在塞利木湖附近的公路上有一个转弯路口。否则,你必须开很长一段路,然后才能转过身,穿过整个塞利木湖。这需要石油和金钱。出于同样的原因,风景名胜区外的另一个区域有一个朝向乌鲁木齐的掉头,可以带回去。

2。最好等到国子沟景区整修完毕,大概在八月之后,现在里面的住宿已经关闭。在去伊犁的路上,游览结束后,塞利木从景区西出口直接去了国子沟,住了一夜,第二天游览结束后又去了伊犁。当杜库公路在六月通车时,没有必要像我们一样回去。第六天吐鲁番风

有时候这只是命运。第一天在乌鲁木齐打车时,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:“南疆的风能把人吹走,吐鲁番的风能把车吹翻!”事实证明这是真的。我们现在在吐鲁番的京新高速公路上旅行,这不是我们的旅行路线。一千英里外的风吹不动。甚至这里的山都布满了皱纹。然而,吐鲁番的风也有不可移动的东西。道路两旁坏掉的风车只是矗立在荒地上,没有人再关心它们了。

照片来自小山


这次旅行中唯一的绿色旅游叫做白骆驼。如果这真的是白驼山别墅,喝一壶醉生梦死会很有趣。晚上,天气转暖后,我终于带着汉斯·科班,菠萝味碳酸饮料,和经理下棋。最后一轮陷入僵局。我不想打架。经理看了我一眼,说道:

“秦朝的明月里有这样一个阴谋。叶晨挡住了孟田的一行人马,与孟田谈判时说了一句话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胜败只在将军的想法之间。”我甚至还没想过,结果是预料之中的。有时候输赢是命运。第七天库姆塔格沙漠的高昌古城

许多天后它又早起了。它在7点钟向沙漠开放,日出赶不上它,所以我们在进入景区前慢慢吃早餐。在大门口等了七八分钟后,景区内的班车又开始等了。目前,我已经可以看到外边有一个沙丘。我坐在后面,问我是否想到三毛。我斜眼看着我旁边卖沙工具的木屋。一个电视节目的宣传海报是哈徘徊在栅栏上。我摇摇头。我不认为三毛在这里。我什么也没想,然后我记得昨天在街上和一个回族女孩聊天。她说当夏天很热的时候,他们会拿着垫子睡在屋顶上,星星会被用作被子。我当时想到三毛。但我也没试过。谁知道会想到什么?

这幅画来自山上

但是关于三毛的不可避免的讨论随之而来。问我们三毛来自哪里。我和我说台湾。他说,“她的祖籍是重庆。”这也是我们无知的表现。我们的司机朋友不仅喜欢骂人,还喜欢扔书。当他扔掉书包时,他嘲笑自己,就好像他正在扔掉书包一样。也许我以前见过沙漠,久木堂对我的印象相当平庸。沙漠拥有它所拥有的一切,也拥有它以前没有的一切,比如我的帽子。几分钟后,风吹走了我的帽子,悠闲地落在沙丘的另一边。后来,一对夫妇走过来,男人对女人说:“小心,你再也不能像那顶帽子一样回来了。”

照片来自小山


从沙岭冲下来是最快乐的事。我给我们买了三只大脚。吃完饭后起床去买水。我立刻怒不可遏,一只眼睛交叉着,他几乎叉腰:“你不是说你没钱吗?!”打扫她旁边地板的阿姨听到了,轻松地补充道:“你相信一个男人的话。”

我崩溃了。

一路听完汽车音乐后,丙在这里买了自白水。瓶子的腰封写着:“如果你想结婚,你必须嫁给我。”这是《达坂城的女孩》中的一首抒情诗。我抓起水瓶,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。我以为她已经渴死了。我只听到她喊,“我想拍张照!”他蹲在沙滩上,开始为水瓶摆姿势。

l疯了。当她到达高昌的老城时,她已经厌倦了,不愿意搬家。

这幅画来自小山

这幅画来自小山

这座古城仍然值得好好看看。如果你不知道这里的历史,或者如果你一次也不知道这个故事,那也没关系。这座与世隔绝的城市背后是万仞的岩石火山,这座城市曾经有许多与世隔绝的梵语声音。现在藏经阁倒塌了,讲堂暴露在世界之下,一个破裂的胡杨木默默地抵抗宫城暴露在外的墙胚,但是它怎么能经受住无情的时间呢?时间之手创造并摧毁了它。我们只是时间留下的虫子。释迦牟尼进入涅槃之前,他说:“万物皆无常。”进入这面破碎的墙,你将会收到经文a正义。这幅画来自小山

仅供参考

。库姆塔格沙漠的门票是30元,汽车是60元,你需要购买300元

元。高昌古城门票70元,翻译50元

元。我们时间相当短,所以我们可以买一张去前佛洞的票。第八天回到杭州

当我到达杭州时,这种不现实感特别强烈。丙从虎豹路回来了。窗外的呼吸是晚春,一个沉重的夜晚,像微风。我的头脑是空虚的。我只能想到一个词,温柔。四月份的新疆可能也是如此。


FYI

。手信可以在乌鲁木齐市红山市场买到。离机场不远,有三家商店出售商品。


以前的亮点

一次半旅行——温孟卿(上半部分)——我在新疆自驾游上的一次半旅行——澳大利亚的旅行策略——如何在悉尼快速打卡

一次半旅行——新加坡的旅行策略——如何在滨海湾快速打卡

一次半旅行——自贡盐菜

一次半旅行——北京的旅行策略——如何在皇家公园快速打卡

一次半旅行——纽卡斯尔(悉尼)海滩旅行

一次半的旅行-环青海湖一,七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,一